紅土成牆 木枝為籬


Lycée Schorge Secondary School GREEN BUILDING 2019 DEC/JAN Vol.062
261 2019-12-22
關鍵字 : 

巨大的起伏天花板,石膏和混凝土的組成從而使內部空間可以呼吸,進而排出停滯的熱空氣。

 

紅土成牆  木枝為籬

Lycée Schorge Secondary School

 

 

文字:林佩芸

圖片提供:Diébédo Francis Kéré

攝影:Andrea MarettoKéré Architecture

 

甘多(Gando),位於西非布吉納法索(Burkina Faso)中東大區(Centre-Est Region)布爾古(Boulgou)省的省會城市滕科多戈(Tenkodogo),大約有2,500名居民。國際知名建築師 Diébédo Francis Kéré就出生於此,一個在非洲名列為極度貧窮地區,村落沒有電源、沒有飲用水,也沒有學校的地方;惡劣的環境讓生存高度困難,在他七歲時,被父親送到城裡接受教育,都市的小學狹小又炎熱,孩子們擠在一起,但依然渴望獲得知識。

 

大樹是當地人的精神象徵,建築以此為出發。

 

以最簡約、充滿當地文化特色、低廉的方式建造。

 

國際知名建築師,從德國到非洲  甘多於2004年聲名大噪,理由正是因為歸國的Diébédo Francis Kéré以當地紅土(clay)為建材,以村民力量親手建造了Gando小學,設計概念並獲得了阿卡汗建築獎(Aga Khan Award for Architecture)。在2013TED演講中,Kéré分享如何透過建築凝聚社區情感,他說「我想讓你知道,一個建築,如何改變一個村子的命運,讓他們看到希望的機會。」為家鄉做點什麼,是他前進的目標,當他還是一個學生時,卻已經開始規畫募款,希望未來改善甘多的生活條件,1988年他成立基金會「Schulbaunsteine für Gando」(Bricks for Gando 甘多的紅磚計畫)。

 

小學項目於2001年完成。2005年,於柏林創立了Kéré建築事務所(Kéré Architecture),接連獲得無數國際大獎,如全球永續建築獎(Global Award for Sustainable Architecture)、BSI瑞士雙年建築獎(BSI Swiss Architectural Award)、馬庫斯獎(Marcus Prize)、全球豪瑞獎金獎(Global Holcim Gold Award)和謝林建築獎(Schelling Architecture Award)等。2009年,Kéré榮獲英國皇家建築師學會(RIBA)授予的註冊會員身分。2012年,他榮獲美國建築師協會(FAIA)授予的榮譽會員身。他在哈佛大學設計研究院和瑞士門德里西奧建築學院(Swiss Accademia di Architettura di Mendrisio)擔任教授職位。他是少數從西方接受教育之後,回到非洲回饋家鄉的傑出建築師,作品中帶有濃厚的人道情懷,並創新運用科技和傳統技藝的結合。

 

特產建築,風土建材

 

Kéré 的新案「Lycée Schorge中學」(Lycée Schorge Secondary School)位於布基納法索人口第三大城市庫杜古(Koudougou)。項目最大的特點是完全使用地方特產建材,以最簡約、充滿當地文化特色、低廉的方式建造。Kéré在受訪時談到了全球化問題,他說:「之前我的村民期待我從西方帶回高科技的建築,第一年,他們完全不能接受用紅土蓋房的想法。」整整一年時間,建築師與當地居民共處,用最短的時間教會村民用紅土壓磚,融入當地婦女汲水的陶器,加上石頭和現有材料,搭建起真正屬於甘多的建築。

 

建築設計在屋頂加了抽風的設計,利用對流散熱。

 

 

該設計將學校分為九大單元,以容納一排排教室和行政辦公室。其中一個單元還有一間牙科診室,為學生提供新的牙科護理。這些單元的牆壁由當地的紅土石製成。紅土以雙手填入放進物理性壓磚機器,簡單的步驟就可以在地製造出大量磚塊。過程中也是教育的極致展現,日日與生活搏鬥的村民們,僅能撥出一點點的時間,一點一滴參與建造過程。從德國大學建築工程畢業的Kéré,謙虛地向村民學習,也教會他們一些手藝,將來可以到其他城市謀生。

 

紅土、木枝、石磚、陶器

紅土石(laterite stone)的熱質量優異,作為教室牆壁材料效果很好。當地最大的問題就是高溫,建築設計在屋頂加了抽風的設計,利用對流散熱,獨特的擋風玻璃塔和懸挑的屋頂相結合,可以使內部空間的溫度呈指數下降。而另一個有助於自然通風和室內採光的主要設計是巨大的起伏天花板。石膏和混凝土組成的波浪狀圖案彼此略有交錯偏移,從而使內部空間可以呼吸空氣可以流動進而排出停滯的熱空氣。天花板的灰白色用於在間接日光下的擴散和散布,在白天提供充足的照明,同時保持室內免受直接太陽熱量的吸收。

 

教室的第二層外表面由當地生長迅速的木材製成,將教室周圍的空間遮蔽了起來。這種木隔板不僅可以保護由泥土建造的教室,防止灰塵和大風侵蝕,還可以為等待上課的學生創造一系列附屬的日常活動空間。教室區域的放射狀布局以一個中央公共院落為中心,營造出了一種自治型「村落」狀態,可以舉辦學校及社區較正式的集會與慶祝活動。不只如此,學校室內的家具由當地的硬木和主體建築剩餘的材料製成,例如屋頂的廢鋼,這樣,建築透過減少浪費而節省成本,另一方面也增加了附加價值。

 

社區共建,眾心齊力

Kéré受訪時分享道,「我在柏林時感覺很孤獨,那是一個大城市。然而回到故鄉時,我從來不是一個人」。故鄉村落的文化,人與人之間的互動成為一種日常,故此,Kéré建築設計的過程或是其藝術作品,都善於融入互動的關係,像是返回到大自然般,人事物和諧共處。「我想建造一個讓人開心的地方,老師和學生喜歡待在一個舒適、美好的地方,這樣的空間令人愉悅。」資源貧乏的甘多,就地取材是唯一的出路,在短期和長期的計畫中,如此的建築最大的功能是提供教育,和當地居民聚會的場所。Kéré善於在地建造,傳統的建造材料——紅土成為他建築中獨特的語彙。然而,卻不是傳統的技法,從西方歸來的建築師,加上大量的創新和優化,讓紅土建築顯得一點也不過時。

 

教室的第二層外表面由當地生長迅速的木材製成,將教室周圍的空間遮蔽了起來。

 

巨大的起伏天花板,石膏和混凝土的組成從而使內部空間可以呼吸,進而排出停滯的熱空氣。

 

當地惡劣的氣候,促使他的建築更具可持續性,並發展出一套實用的剖面原型。他邀請當地村民一起參與建造,深入瞭解當地環境與建築需求,為了解決下一代的教育問題,居民必須團結一致。他獨創了創新型建造策略,將傳統材料和建造技術與現代工程方法有機結合。他說「西方建築重視結果,然而我更喜歡有機的發展過程」,慢慢來,一起來,用親自參與見證穩固的結構。

 

創新研發,不同於傳統工藝

起初,村民不相信紅土建築可以如此穩固,為了證明他的理論,Kéré先做出一道拱橋,讓六、七個團隊成員站上去跳躍,以證明它的負重力。沙漠中的木材不足以建造大型房屋,便選擇以紅土作為主要建材,以容易取得的木材加以輔助。為了建造學校,村民們聚集在一起,他們邊依著非洲鼓特有的節奏,用腳跺踩鋪地,邊用木棒錘砸,把粗拉的黏土顆粒一點點擊碎,一陣擊打一層水,反反覆覆,再經過婦女和孩子用鵝卵石長時間的打磨,黏土質地變得細膩柔滑,色澤美麗。

 

教室區域的放射狀布局以中央公共院落為中心,營造出了一種自治型「村落」的狀態。

 

貧瘠的土地上,少有綠樹,大量紅土是天然資源。

 

建築師回憶起小時候:「當我九歲,每當生活困難到過不下去時,祖母會為我們講故事,所有的小孩聚在一起,感受到一種溫暖。」這也是Diébédo Francis Kéré提到的感官建築(sense architecture),村子裡的氛圍、溫度、線條、形狀,在其中看起來很簡陋,但是當人抽離當下,則可以用更宏觀的角度看待;如同他本人到了歐洲求學,回到故鄉時,看見的每一個建築細節都是美。聚在一起的空間,是一個公共空間,在這個空間裡,一起讓美好的故事延續下去。

 

 

 

 

 

 

261 2019-12-22

相關好文推薦

SUGGEST


化為大愛的黑色甜蜜
「Feeling18巧克力工房」
GREEN綠雜誌2014年8月
Vol.030
2557 2016-08-01
城市傳說
沙丘上的白城市
GREEN綠雜誌2015年10月
Vol.37
3306 2015-10-12
300年老樹上的隱匿木屋
「熱海鳥居」
GREEN綠雜誌2015年10月
Vol.37
10478 2015-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