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住艙屋與自然景觀


家族社群及地球的永續生活 Living Pods and Naturescapes GREEN BUILDING 2020 APR / MAY Vol.064
231 2020-04-19
關鍵字 : 

Aranda Adventure Garden

居住艙屋與自然景觀
家族社群及地球的永續生活

Living Pods and Naturescapes
Sustainable living for familial community and the planet

文字、照片提供:Paul Barnett
翻譯:李怡貞Janelee Li

創意、哲學及構想
我們為何以現在的方式創建及生活著呢?

為什麼我們不斷使用堅硬不透風的材質覆蓋地球表面,導致環境的溫度不斷上升呢?身為群居動物的我們,為何孤立地居住在房舍、公寓之中?為什麼許多人失去了與土地的連結?

身為一個建築師及景觀設計者,我深信在設計中的每一個環節都是從根本上去維護人類的健康生活,以及從社交上及精神上去重建地表面貌。我們已經持續以此概念工作了近30年,我們會持續對所學習到的、所觀察到的以及有所互動的做出回應。

前言

我出生於一個澳洲的大城市——雪梨,年幼時就搬去新南威爾斯州的鄉下,我的童年是在溪間、農場、森林中嬉戲,以及在河中游泳、沿著河中滑溜的石頭滑進池塘中,盡情享受大自然。我後來在農場工作、騎馬,儘管我的技術並不是很好,但學會了按季節親手採摘市面上的蔬菜,並在麥田中開著農耕機。我喜歡澳洲的叢林,有時又乾又硬,有時又鬱鬱蔥蔥,澳洲擁有非常多樣化的自然棲地。

澳洲中部地區地勢平坦,在晝夜和年度氣溫的極端情況下,這裡有無數的珍禽異獸、奇花異草,降雨量極低。到了晚上,澳洲內陸的天空沒有人造光害,非常地迷人,當躺在地上凝視著夜空時,幾乎可以伸手觸摸到星星,躺在那裡的時間越長,觀看、聆聽、沉靜下來,就會出現越來越多的星星,宇宙的光芒使天空隨即變得燦爛,在這浩瀚無垠的生命中,我們如塵土般微薄。

教育我們的下一代

我從小在新南威爾斯州西部長大的經歷,使我學會了在大自然中玩耍的樂趣,河道中的每一個轉彎處,都是另一幅風景,另一種的岩石、沙子、泥土和樹木,大自然的遊樂場總是充滿了多樣性及驚奇。在乾旱的時期,我們用懸掛在樹木上的繩索擺動,並跳入河壩中的泥濘,在落入冰冷的水中時,我們知道要在水蛭爬滿整身之前迅速游到河岸。

山區新鮮、清澈、充滿活力的水總是令人興奮,因為水會將你帶入急流中,穿過岩石進入漩渦狀的水池,這是幫助自然景觀創意的影響力,天然的森林和乾燥的小河床供孩子們恣意玩耍,並像我小時候一樣體驗整個季節的自然多樣性,這個體驗不同於人工草坪上的人造遊戲設施,一個是具有生命力的,一個是硬梆梆沒活力的。孩子們在大自然裡嬉戲,跑跳追逐的體驗有助於他們運動能力的發展,因為其不可預期性、多樣性及發展性,有別於人造的規律性、固定性及不變性。

Aranda Adventure Garden施作前

Aranda Adventure Garden施作後

在自然景觀中玩耍的身心,會感受到變化中的細微差異,孩子在當中移動和嬉戲時會對這些細微差異做出相符的應對。我們在學校設計的自然景觀中,老師們發現孩子們的行為發生了變化,學生們在學校更加投入玩耍且更具有社交力、創造力及包容性,自然景觀鼓勵創意而人造的靜態設施則沒有。自然景觀成為讓兒童體驗的地方,而不再只是為了方便學習大自然。接觸自然景觀被全球公認為是兒童均衡發展、健康和具有創造力的基本方式。

跨世代生活的微村莊(Microvillages)

什麼是家?在我們的一生中具有什麼樣的意義呢?

我們的理念是為各個年齡層的人們創建一個跨世代的居住地(habitats),如此便能讓每個人從出生到終老都能有生活的地方。微村莊為我們提供了一種環境,一個使我們每個人都可以生活的環境,一個我們從孩提到成年再到老年,依然得以在身體上和社交上獲得滋養的地方,微村莊在建築環境和自然之間建立了聯結,它是一個場域,讓人們積極創造、啟發生活、學習及娛樂。

微村莊包含三個主要概念,居住艙屋是包含完整私人和社交空間的單個或多個結構,如此的設計可以兼顧獨立、隱私和社交互動,自然空間是連結內部和外部的空間,在夏季和冬季時可以減緩極端溫度並增加草本植物、蔬菜、花卉和植物的生長季節,自然空間是一個在居住艙屋附近提供了自然蓄水功能的景觀設計,微村莊的設置就像它存在於一座小型森林裡一樣。

St Judes Eearly Childhood Learning Centre

對於公寓住宅而言,可以在每個樓層或整棟建築物上應用微村莊的原則,它需要一個可以聚會、聊天、玩耍、飲食、烹飪以及分享的中央社交空間,這是以家庭為導向生活。在每個樓層,我們創建一個自然空間來捕捉冬天的陽光,並為每個家庭或居民創造一個成長的空間,每種情況可能有所不同,但其原理是相同的,它涉及了對現有公寓進行的改造,以創建社交及自然中心。新式公寓的設計可以運用微村莊的概念,包括場地、社交和自然中心,以及用來支撐社交和自然中心的花瓣或居住艙屋,這是創造一個得以增進我們的精神、社會和身體健康生活環境的機會,人類和地球長期的需求需要被納入空間和居住地的發展中。
 

微村莊是一種可在整個生命中實現社會凝聚力及支持力的現代社會模式,它設立在自然景觀或自然空間中,扮演提供食物及自然環境的角色,並重建我們的地球。

居住艙屋(Living Pods)

今天所有年齡層的人面臨的眾多挑戰之一是擁有住所,建立和擁有房屋的概念自1900年代初期以來一直影響著我們,土地已逐步被劃分,集中用於水管、下水道及電力服務;最近還有數據顯示,要創建一套在道路網絡內可供建設房屋的土地資料的系統,這導致可用於建設和創建自然空間或自然景觀的土地之比例非常小。

Orana Steiner School 集水區域施作前

Orana Steiner School 集水區域施作後

在1960年代和1970年代,一所房屋的成本約為年薪的二至三倍,你可以依靠單一的收入即可購買房屋,過去的房屋比較小,消費產品也比較少,材料和資源價格較低廉且豐富,有大量的土地和水。

目前,這些參數中的大多數已被倒置,原因是土地、資源的供應有限,而成本卻是平均年薪的12至14倍,這正在創造一種社會住房的局面,年輕人無法負擔住房,老年人無法負擔自己的家庭住房,舊屋房子和公寓的存量仍然是傳統的有兩個成年人和兩個孩子的家庭,但似乎無法供養我們目前社會群體的多樣性。當前的流行住房模式似乎並不能廣泛支撐文化價值觀,例如我們致力於保護和增強自然世界的環保主義、社會各階層的承受能力、與社會中心的接近性、居住類型的多樣性、 自然和花園以及我們人類對於地球的責任。

作為一名建築師,我察覺到家庭動態的持續變化的需求,以及隨著時間的推移對變化的反應,我們被要求通過居住地設計來幫助解決社會模式,在這種設計中,大多數設計決策是由開發商及規劃者在多年前做出的,這並不利於發展適應現況並滿足未來需求的新型住房類型,我們亦察覺到以當前的技術和設計,可以提供高性能的保暖維護結構和零能耗建築的趨勢,現有技術可用於創造環保且低能耗的居住環境。

如果我們擁有創造合適居住地的技術,那麼設計永續及可再生居住地的社會動力是什麼?從一份對社會模式和家庭多樣性需求的報告中,可以歸納為以下的需求範圍:從一個只有兩個大人和一個小孩的簡單家庭,到只有一對夫妻而沒有小孩的家庭,再到有兩個大人、青壯年、小孩和祖父母的成熟家庭,再加上與學生和朋友在一起居住的、還有單身成年人、失業者以及健康或能力受損者。

因社會模式的多樣性,故我們需要針對這種多樣性做出回應,而其中一種可能的解決方案就是我們所謂的「居住艙屋」設計。隨著舊房舍逐漸過時,而新土地的出現,創建一個能夠隨時適應所有社會型態及情況的多重居住艙屋,其可能性大大增加。我們可以明智的去設計,想像一下四葉草的樣子,每片葉子是一個獨立自足的居住空間,擁有床位、起居室、廚房、用餐空間和衛浴區域。這些空間可能小至10平方公尺,可滿足青少年的學生或青壯年工作者,或希望支付最低租金的獨立創業主等各式居民,而且擁有多重居住艙屋,可以容納由多位成年人及多位孩子所組成的家庭。

中庭空間提供了氣密室/花園/食物生產/空氣過濾/環保空間,所有年齡層的人都能進入所有生活艙和公共安全空間,我們建議的開發類型是利用集水和永續栽培農藝來大幅改善自然環境,過濾水源並透過種植落葉樹增加夏季遮蔭,為整個社區提供中央自然花園,建築物方面採用最新技術進行環境管理、蓄水、發電,並全部利用可再生資源(木材、自然工法等)建造。

Majura Primary Playscape 施作前

Majura Primary Playscape 施作後

自然、有機和美麗的審美觀使社區的各個方面都能發揮作用,這是住宅設計轉變的真正範例。這就是我們構思居住艙屋想法的來源,源於我們的客戶群直接的需求,在不同的世代中都有著不同的空間需求。居住艙屋是以淨零耗能(net zero energy)方式達到高度適應性、自然整合性及高性能的保暖維護結構,並致力於淨零碳排(net zero carbon),我們正在努力重新定義如何思考、設計和建造我們的家。

自然空間(NatureSpace)

自然空間是居住艙屋和自然景觀(Naturescape)的連接處,在這個空間中,我們每天、每年和季節性減緩極端環境的衝擊。它可以保護植物免受冬季和夏季的極端氣候影響,並延長食品和草本植物的生長時間,自然空間讓我們的家可以全年繁殖幼苗,保持空氣新鮮度,並與自然直接聯結在一起,這就好像是環境每天直接使我們主動與大自然重新聯結。

自然空間旨在幫助我們在不同氣候帶,全年性地減緩極端氣候,它們使得高性能的保暖維護結構變得更加有效,每當保暖維護結構在極端氣候期遭到破壞時,它們便會透過其自行產生的微氣候保護我們,全年將我們與自然聯繫起來。它為我們提供了寶貴的空間,可以全年種植糧食和植物,並使得我們擁有更長的時間去管理當地的糧食供應。

供嬉戲、娛樂及療癒的自然景觀
自然景觀是利用仿生學(biomimicry)的概念,模仿自然景觀而創建的原始景觀居住地,這個系統由地下水脈及溝渠相連而成,就像生物體內的循環系統一般,地面上放置了自然材料,例如岩石、沙子、礫石、巨石和原木,以重建自然的乾河床環境,種植樹木形成相連的樹冠,在夏天時能遮擋地面,避免陽光直射。當樹木長成樹冠,便成為微型森林,使次林層(sub-storey)的植物得以生長。

自然景觀設計來捕獲雨水,把地表徑流水以及從屋頂和景觀設計中收集的水引入地下,這個過程稱為集水工程。大約在25年前,由保羅.•托特德爾(Paul Totterdell)在澳洲率先提出,保羅持續在自然景觀設計中運用集水系統,在水經過地下溝渠或管線的集水系統過濾後,多餘的水將返回到相接的雨水系統中,或者將其收集於地下。我們對土壤進行挖掘引流,使自然景觀得以保持水分並滋潤土壤。地下溝渠系統可在降雨停止後長時間保持水量,這些地下溝渠可容納並將水引流至新建立的自然景觀周圍,地表輪廓和溝渠系統的作用是提高土壤水分的含量。

這12年來,我們已經在幾個區域進行了試驗,比較在自然景觀中和其外生長的相似樹種,顯示出明顯的生長差異,自然景觀中樹木的生長速度比距離20公尺之外同樣的樹種快三倍以上,自然景觀是自然生態系統的有力支持者。我們移除過硬的土壤,設計集水平台,改變了水的徑流路線並使水滲入地下,集水管道像人體的動脈一樣穿過地面放置,這個新環境為所有樹根提供水分。鋪設乾岩石形塑成壁虎、蜥蜴和甲蟲等動物的天然避風港,並且為攀藤植物、多肉植物和地被植物提供了紮根的地方,並於夏季時享有岩石所提供的涼爽和集水溝渠產生的水分。

我們通過添加土壤改良劑和添加健康土壤中發現的天然生物溶液,以此來改良調節開挖出的土壤,改良後的土壤將重新被放置到在集水結構中,現在利用地面徑流、直接降雨,以及從相鄰建築物中導流而來的雨水進行灌溉,目前,水得以被保存並引流到地下。

樹木約每10平方公尺種植一棵樹,並逐漸成長為樹冠後,在夏天,樹冠能提供下層動植物活動與遮掩。在坎培拉我們使用落葉喬木,在乾燥的夏季做遮蔽,並在冬季將下層開放給陽光照射,這有點像自然界中的太陽能被動式節能房屋。我們擁有的環境是20年前由集水的原始開發者Paul Totterdell創建的,並得到了在Rudolf Steiner學校廣泛工作的Tim Edmondson(年度坎培拉園藝家)的支持,這些環境現在已漸臻成熟。

15年前,我第一次接觸集水和土壤改良,當時我們將Orana School高年級庭院空間創建為自然空間,我設計了一系列自然和社交空間,這些空間通過交織的路徑相互連接,並運用過乾砌岩石牆堆疊出不同的層次,Paul Totterdell早期在雪山中觀察自然界,了解水是如何在乾涸的河床中出現與消失,從而設計了一系列集水溝渠系統,通過網狀水反饋,Tim Edmondson致力於改善土壤,結合生物動力學原理及實踐進行樹木和植物的選擇和種植。

我們發現在自然景觀附近所種植的相同樹木,在12年後長出了直徑為120毫米的樹幹,而在自然景觀中僅相距20公尺的相同樹種長出了直徑300毫米的樹幹,且更大、更堅實。自然景觀的概念初次成型於Paul Totterdell、Tim Edmondson和我之間的首次合作,自從有了自然景觀的想法,我們分別獨立作業也彼此合作,我一直在努力將自然景觀的概念整合到微村莊的概念中。我們還在努力!

這些環境為鳥群創造了避難所,鳥群很難在城市環境中尋求保護,在城市環境中,樹木可能被視為裝飾品,而不是森林的一部分,然而,在適當的環境條件下,大自然就會展現在人們眼前。模仿自然景觀的奇妙之處,在於他們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改善,如果有定期降雨,土壤將保持濕潤,因為集水渠道可保留水分,並允許水分在土壤中擴散,樹的根系會在幾年後找到通往河道的路徑,開始模仿溝渠的形狀,並形成自然的根溝,在那裡水會直接從溝中被吸收,以供養樹木和植物。

如果夏天遇到乾旱,在環境中殘留的水分會比正常情況持續更長的時間,只有持續乾旱之後,較小的植物才可能需要利用集水渠道吸收水分,而不是從表面吸收水分,我們甚至在晴朗的夜晚也會看到水從屋頂上形成的露水進入集水系統。

自然集水景觀設計是包含了永續栽培農藝和生物動力農業原理,將乾燥、生硬、無生氣的開放空間,如公園、花園和學校操場轉變為欣欣向榮的天然森林、乾燥的溪床及遊樂場。

藉由自然景觀,我們創造了許多環境益處,集水系統通過增加土壤濕度和減少蒸發,使樹木和植物的生長速度提高了三倍,樹木的生長促進了綠色樹冠的融合,並為當地的野生動植物群提供了更好的自然棲息地,並為人們提供了社交,放鬆和娛樂的空間。相較於直接裸露的地面,有樹冠遮蔭的地面溫度低了攝氏10~20度,樹冠的遮蔭保護著我們的大地。自然景觀亦創造了自然的遊戲空間,可增強兒童和成人的運動能力、身體、心理協調能力以及與大自然的互動。

接下來呢:教育、熱情及急迫性
我們相信為人們創造從出生到衰老的環境,可以改善他們在生理、心理和精神方面的生活,從而支撐了社會組織參與並促進歡樂。微型村莊中的私人和社會空間之間的聯繫,其意在以現代方式模仿祖先的部落。每次出入家門時,在居住艙屋和自然景觀之間的NatureSpace實踐著親近大自然以及崇敬大自然的體驗。

NatureSpace是一種將我們過去在世界各地接觸到的大自然帶到生活中的方式,因此我們每天得以體驗季節性的變化,而享受大自然的豐富與精彩。對於在學校接受教育的孩子們,自然景觀提供了一種環境,可以直接向他們傳授知識,並通過每天的遊戲使他們體驗自然,自然景觀為景觀提供了一種創新的方法,同時為健康的孩子和我們的生活提供了自然環境。

自然景觀概念圖

 

 

 

 

 

231 2020-04-19

相關好文推薦

SUGGEST


化為大愛的黑色甜蜜
「Feeling18巧克力工房」
GREEN綠雜誌2014年8月
Vol.030
2576 2016-08-01
城市傳說
沙丘上的白城市
GREEN綠雜誌2015年10月
Vol.37
3320 2015-10-12
300年老樹上的隱匿木屋
「熱海鳥居」
GREEN綠雜誌2015年10月
Vol.37
10526 2015-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