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之外的橡膠殺手


GREEN綠雜誌2011年4月 Vol.10
5015 2016-03-28
關鍵字 : 

▲內胎因表面紋路不同,每個輪胎包都是獨一無二。

 

 

 

千里之外的橡膠殺手
RUBBER KILLER


採訪、攝影:沈憲彰

 

 

“After the long journey, it’s back to your hands."──泰國清邁設計師Saroengrong Wong-Savun回收卡車內胎製成手中實用背包,橡膠材質堅固耐用,黑色工業個性粗獷新潮,他讓原本將造成環境汙染的廢棄材料翻身成為時尚的個性單品。

使命標籤與材料價值
綠色議題當道,減少地球負擔是首要步驟,除了研發新的技術、材料來減低能源的浪費以外,在手邊其實存在著更親近生活的方法,讓我們實踐環保的步伐。每一種材料被設計採用之時,產品功能賦予材料一個「使命標籤」,當該產品壽命期限終結、「使命標籤」去除,材料本身即回歸其本身的客觀價值。「材料價值」不等同「產品期限」,去除「使命標籤」後重新檢視「材料價值」將使材料使用期限延續,進而減少耗費新的資源進入產品需求的輪迴中。試著想像「行駛20萬公里的卡車輪胎」與「時尚潮包」其中的距離,黑色橡膠的材料里程,堅韌遠遠超越20萬公里,繼續在人們肩頭上行駛。

無心插柳「輪胎包」
Saroengrong Wong-Savun 於泰國清邁大學建築系畢業後,到美國德州取得管理碩士,並在德州的建築師事務所從事設計工作數年,回國後獨立執業建築設計工作。Saroengrong迷戀經典樣式的工藝設計,從家具、燈具到偉士牌機車、單車等,都是他收藏的範圍,從美國回國時更租用了一個貨櫃運回這些心愛的家當,清邁家中因此也像個展示場擺放了這些收藏品,他笑說他賺來的錢都花在這些迷人的設計上了。這些設計靈魂不僅止於建築,生活上可及的範圍都是他施展的場域。輪胎包的誕生是無心插柳,一開始只因為自己的皮夾壞了,拿來手邊的單車內胎當修補材料,後來乾脆用內胎做了一個皮夾,朋友看見直呼太酷了也要一個。後來朋友更提議:「你何不用輪胎做更大的包包?」──“ RUBBER KILLER"就因此誕生。

▲Saroengrong與創意市集設攤時用的輪胎看板。

▲Saroengrong收藏的偉士牌機車和輪胎包“PURI”。

回收輪胎減輕環境負擔
現今的四輪轎車輪胎已經沒有內胎,所以城市裡的人們並不知道一年有多少卡車的輪胎被丟棄,而這些輪胎一旦從卡車卸下變成廢棄物,是無法被處理分解的。泰國和台灣一樣,除了把內胎充氣拿來做成游泳用的救生圈外,並沒有回收利用的機制,因此造成環境汙染的機會很高。內胎在泰國是很容易取得的材料,除了卡車還有農業用的牽引機都有內胎,每台車子有6~10個輪子,而這些內胎在使用期限過後終將廢棄,數量極為可觀。因此Saroengrong選擇用內胎成為主要的材料,並讓橡膠材質堅固耐用和防水的特性應用在包包上,延伸橡膠在除去輪胎這個「使命標籤」後的「材料價值」,並同時減輕廢棄橡膠對環境的負擔和汙染。

▲“After the long journey, it’s back to your hands.”

▲卡車內胎去除「使命標籤」後將使「材料價值」延續。

▲內胎在泰國是很容易取得的材料,每台卡車都有6~10個輪子。

「垃圾」應該免費?
其實使用內胎當作產品材料並非Rubber Killer首創,許多流行品牌已有先例。但是也因為流行時尚的品牌包袱,產品價格並不親民,因此成為一種象徵性的概念產品,如高貴的寶石幻影,並無法落實於真正平民環保的實踐。Rubber killer把產品定位於中價位,讓消費者可以真正有機會購買一個綠色概念產品,而非只限於心領了的概念。而產品的價格也反映了消費者對綠色設計的接受程度,許多泰國的消費者無法認同為什麼一個用「垃圾」製成的包包要花這麼多錢來購買?「垃圾」不是應該免費的嗎?Saroengrong認為泰國民眾對綠色設計的認同和教育,是Rubber Killer應該再努力的目標,因此Rubber Killer的產品反而在推行環保意識已久的歐美國家更受到矚目與歡迎,許多來自海外的訂單並不辭高昂的運費,也願意購買這創新的綠色概念。

每個輪胎包都獨一無二
Rubber Killer的主要材料除了卡車和牽引機內胎,也包含腳踏車內胎,除此之外更使用回收來的汽車安全帶製成背帶,安全帶因行車安全需求使用非常強韌的特殊織法,變形率極低,搭配使用在「輪胎包」上意義與風格皆非常出色。內胎材質經過清洗過程去除橡膠氣味,再經過裁切縫製完成,內胎除了原本的黑色,橡膠也因輪胎廠牌的不同原本就存在商標或文字標記,甚至因行駛使用狀況不同而產生不同紋路,因此每個輪胎包即使款式設計相同卻也獨一無二,這些細微的橡膠紋路如何最完美的呈現在包面上,是Saroengrong認為最有趣的設計工作。由於黑色的粗獷風格和橡膠材料本身的重量,讓輪胎包在使用上稍嫌沉重,因此也設計另了一款加入帆布的包款,大幅減輕包包的重量,提供了另一種輪胎包的用途與選擇。

▲挑選適合的橡膠紋路呈現在包面上。

▲輪胎包“DUZZ”。

 

Rubber Killer是綠色教育,不是生意
Saroengrong說Rubber Killer從開始到現在只不過短短8個月的時間,短時間受矚目的程度令他驚訝,許多國外或本地的品牌企圖尋求與他合作量產的機會,也許可以藉此一戰成名獲得大筆收入,不過他沒有要把Rubber Killer做成大生意的意願,目前只能從網路上訂購,或是偶爾在創意市集裡販售,唯一的實體店面是位於曼谷的一家環保商店。其實用Bubber Killer賺錢並非Saroengrong的本意,散播這些綠色創意藉而讓更多人有相同概念才是他真正的目的,所以他並無積極擴展的行銷計畫,就連生產也刻意維持在分散開的小工作室,甚至裁縫師的家就是生產的工廠。而Saroengrong也付給本地工作者較高的工資,因為輪胎包必須手工縫製,縫製橡膠是一門必須從頭學習的技術,一方面也因為設計師與裁縫者的溝通甚密,低流動率才能維持較高的默契與產品質量。

▲Rubber Killer 設計者:Saroengrong Wong-Savun。

▲綠色商品能被接受必須擁有高質量的設計。

“Rubber Killer"是Saroengrong的工作室 “Re-Leaf Studio "其中一個品牌,產品種類除了由內胎做成的信差包、肩背包、皮夾、筆記本,還有從食品原料包裝袋製成的購物袋、香蕉樹製成的再生紙。工作室的主旨在利用大自然或日常生活廢棄的材料,加入創意的概念,製造綠色設計產品。Saroengrong認為綠色商品能被接受必須擁有高質量的設計,不能因環保而放鬆了設計在產品中的比重,因此他重視每一個售出的產品,每一個商品都有謹慎的紀錄建檔與生產編號。他是個嚴重浪漫主義者,“Work Hard,  Play Hard, Love Harder"是他最喜歡的一句話,他先想到的永遠是創意點子,而非能否獲利,他說:「我本來是個建築師,Rubber Killer 也不是我的生意,當然我很樂見有人要買這個產品,那表示他們也願意減輕地球的負擔,我則是那個中間的媒介。」

▲“Re-Leaf Studio”的產品,香蕉樹再生紙製成的筆記本。

▲使用回收來的汽車安全帶製成背帶。

後記/千里之外
我從清邁千里迢迢把一個輪胎包帶回台灣,但南洋的晴天帶不回來,我撐傘走在陰雨的台北街頭,這回我不再回頭查看身後的背包是否又被雨水淋濕,黑色橡膠的安全感與其質地一樣厚重密實。這圈在泰國土地跑了20萬公里的輪胎,橡膠的頑劣性格已終結於殺手無情,留下一個忠實的僕人緊隨在後與我繼續旅行未來。如今我想起每個被卡車濺起水花的雨天,千里之外橡膠味猶存,我釋懷許多。

RUBBER KILLER
商品產地:泰國清邁
公司名稱:Re-Leaf Studio
商品種類:內胎做成的信差包、肩背包、皮夾、筆記本,另有從食品原料包裝袋製成的購物袋、香蕉樹製成的再生紙。
商品特色:利用大自然或日常生活廢棄的材料,加入創意的概念,製造綠色設計產品。
產品價位:Rubber Killer把產品定位於中價位,讓消費者可以真正有機會真正購買一個綠色概念產品,而非只限於心領了概念。
行銷方式:不量產,因為綠色商品能被接受必須擁有高質量的設計,而裁縫師的低流動率可維持較高的默契與產品質量。
銷售平台:網路訂購(www.facebook.com/rubberkiller)、創意市集、環保商店。

 

 

5015 2016-03-28

相關好文推薦

SUGGEST


化為大愛的黑色甜蜜
「Feeling18巧克力工房」
GREEN綠雜誌2014年8月
Vol.030
3760 2016-08-01
城市傳說
沙丘上的白城市
GREEN綠雜誌2015年10月
Vol.37
4091 2015-10-12
300年老樹上的隱匿木屋
「熱海鳥居」
GREEN綠雜誌2015年10月
Vol.37
12250 2015-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