貢寮守護的先行者 漫漫反核路‧吳文通


貢寮的生活革命 GREEN綠雜誌2013年8月 Vol.24
3423 2015-08-28
關鍵字 :  封面故事

 
貢寮守護的先行者
 
 
 
採訪:史蒂芬
攝影:沈憲彰
 
 
 
前言
  時間或許能掏洗臉龐的線條,卻不見得能轉移理想的初衷。吳文通這名字,若不是核四廠,也不過是平凡的家電行老闆。你愛土地的方式是怎麼表達呢?放在心裡?隨遇而安?還是用近三十年歲月,以行動及無悔,勇敢地去進行一項,最終可能歸於泡沫的目標念想。
 
內文
    盛夏。儘管驅車來到極北之境的貢寮,豔夏吞吐,耀得深藍海面粼粼生光,汽車冷氣似怒吼般的隆隆作響,彷彿欲抵抗外頭虎視眈眈的熱力入侵。勝負已定,涼意節節敗退,汗,滲濕了衣領。「到了,下車吧。」在後座出聲的,是我們此回專訪的主角吳文通,車輛止步的地點恰巧是柏油路的盡頭,下了車,跟著吳文通腳步,越過瀝青路面,到了一處稱為迷你亦不為過的小漁港,我看到,吳文通的眼神,有著複雜的情緒。
    「我心情不好時會都會騎摩托車來到這邊看海、散步。」好像在訴說別人的故事一樣,吳文通講這話的時候,表情沒有喜怒哀樂的變化,臉部線條動作,僅止於說話時嘴部周遭肌肉拉扯的自然反應。漁港名稱叫做小澳,名實相符,它真的很小,小到你開始懷疑它存在的意義在哪裡。沿著漁港視線往右看,是一個個巨大「肉粽」突兀地橫立排放(註:消波塊),沒有絲毫美感可言;眼光續往右延伸,喔,是「貢寮地標」核四廠。一旁的吳文通說:「這裡以前是片很美麗的沙灘,沒有漁港、沒有肉粽、沒有核四廠。我太太是貢寮人,她已經不來了,會哭。」吳文通此時立足之處,是石礫、是珊瑚化石、是潮間帶,看不見一粒沙。我看懂了,這處「不美」之處,是他記憶的美景巡禮,表情沒變化,是哀莫的憑弔,因為,回不去了。
    你不見得認識吳文通這號人物,不過若你曾關注過貢寮反核議題,會發現吳文通連結了貢寮反核史,他投入反核二十餘年,是前貢寮自救會會長、是反核靈魂人物,你可以冠冕他反核鬥士的光環,但其實更多時候,他是家電行老闆。「這是修電視的工具袋,最大、這是修冰箱的工具袋,維修最優先、修冷氣則要取是另外一種,應付每種家電準備皆不同。」拿起各種工具袋介紹,吳文通如數家珍,這是他吃飯的工具,而他的店,跟一般家電行如出一轍。只是仔細瞧,會發覺在工具與工具之間、櫥櫃挨著櫥櫃內,一疊一疊核能、漁業的相關資料比鄰,這時,你才會意識到吳文通家電老闆身分下,投注於土地的熱情。
    吳文通其實並非在地人,他來自於附近不遠處的瑞芳山區,童年時正好遇上煤礦、金礦興盛的年代,父親是礦工,母親是兼差非專業的務農,耕作僅作為貼補家用所需,而吳文通年幼時也得幫忙莊稼。不管是礦工還是農夫,皆是必須親近土地的行業,生長背景,讓他本就對土地容易產生感情,也成了他口中「只要與土地有關,抗爭必是老人最為強烈」的觀察邏輯。成年後的吳文通也曾和多數年輕人般,在繁華台北打拼,但農村小孩始終難慣於水泥叢林步調,他後來愛上貢寮這片近海土地,於是搬到此定居,當時連濱海公路都還未闢建。吳文通一住數十年,說起貢寮的好,他語調不自覺的高亢,就像在秀出一件寶,真情流露:「愛攀岩的,貢寮有全台唯一國際標準攀岩場;想親水,這裡的雙溪河乾淨沒汙染;喜歡浮潛,全台最佳地點在龍洞;想往海邊,你看福隆沙灘這麼美,就連登山健行都有近十條登山步道,擁山近海,環境,都是最好的。」
    核四入主貢寮,讓吳文通從欣賞美景環境的旁觀者,變成反核的參與者,而從對核四議題關注,意外也讓他開啟另種關懷環境視野,不管與核能相關與否,他開始試著深入了解貢寮整體環境改變。吳文通舉例,如政府提倡休耕政策,讓原本可涵養水源的水梯田,廢棄乾涸,因此只要遇上颱風或驟雨,走山釀害便成近在咫尺的惡夢,讓在地居民必須承擔錯誤政策下的後果。吳文通反核不遺餘力,除了是擔憂人民與土地安危外,海洋生態浩劫,亦是他想呈現的另一樁檯面下的真相。
    「這是貢寮天然的石花凍,品嚐一下。」夏日暑氣襲人,吳文通招待我們一行人一整鍋摻入黑糖的石花凍,迫不及待下肚,入口軟Q沁涼,原本燥熱體溫瞬間獲得舒緩,酷熱盡消。石花凍健康,日本亦多年提倡這被稱為「寒天」的好,不過這碗海草做出的寒天,或許有一天,會為環境付出消失的代價。「以前海菜(石花凍)涵蓋整個北海岸地區,金山、萬里甚至淡水、石門都有,如今只剩下貢寮而已,這些外人都不知道啊!台灣環境真的需要很多人關心。」吳文通語重心長地表示。
    海菜因海洋溫度變化,一步一步邁向歷史的墳塋,如今核四廠座落於貢寮浪濤撲岸的海邊,吳文通除了憂心在地海洋環境生態困境,更煩惱影響所及,還可能帶來全台灣漁場的浩劫末日。他強調,台灣東北角是親潮與黑潮匯流處,魚群多而集中更形成天然漁場,核四廠建立後,海底溫度提升,海藻消失,珊瑚礁耐不住溫度變化紛紛死亡,沒了珊瑚,等同宣告許多底棲魚群沒了家,魚兒家園沒了,洄游性魚類斷了食物鏈,便不會停留。「根據研究報告,這裡七成珊瑚遭受破壞,核一、二廠的金山、萬里已經沒魚了,你以為核電廠波及僅是小區域改變嗎?錯了!壞了東北角漁場,連帶影響台灣整個漁場分布,食物都沒了,魚還有得生存嗎?」
    吳文通關注地方環境,不僅只於核四帶來的影響,對於漁業資源日益枯竭也頗感憂心,他表示,過往貢寮漁業興盛,出海捕魚船隻不少,後來部分漁民開始以大型圍網抓魚,一艘船每次可抓捕兩百噸,數量約為一般漁船兩百倍,等於一艘船抵上兩百艘。「貢寮目前有三艘圍網漁船,出海一次影響到六百艘漁船生計,加上圍網,大小魚都一網打盡,不留餘地,資源能不枯竭嗎?其他漁民生計又在哪裡?根本難以生存。」
    另外,吳文通也提到,沙灘流失是貢寮目前正面臨的沉痛事實,核四工程改變洋流轉向,原本穩定的沙灘逐漸流失,因此小澳漁港的沙早已不見蹤跡,鹽寮、福隆的沙灘也逐漸隨洋流漂移侵蝕,眼見最愛的土地隨光陰改風易貌,吳文通與其他貢寮居民感受相同,目睹轉變卻無法遏止,心中之痛對外人難以言喻,「福隆沙灘會發生溺水是核四的延伸,它本是平緩又穩定的沙灘,但流向改變,海底沙灘流失,造成落差,容易發生意外;台電老是說空照圖看不出來,但那是面積,實際上體積已經失去許多。」 
    「我想過無數次,若核四有一天真的開始運轉,我們要面對的下一步,就是核能危機。」反核奮鬥二十餘年,吳文通說,對於核能,並非三言兩語就能斷定與危險畫上等號,核一、二、三廠至今仍然安全運轉,是三座廠曾在美國運行,有經驗可以移植。但核四廠是台灣自創的「拼裝車」,前無古人,後無來者,故障找誰維修?海嘯來臨如何處理?生態問題又該如何?種種疑惑都未獲得完整解答,怎能讓貢寮人安心。吳文通嘆口氣說,蓋核四廠沒有誰贏誰輸的問題,但一出事,就是雙輸。
    從三十多歲的年輕人一路堅持反核到至今近六十歲,吳文通人生精華階段,皆與貢寮及核四廠千絲萬縷,我問他若結果不盡人意,會不會後悔走這麼段長遠的路,他笑得豁達,說若非他們這些人願意付出,核四早運轉十多年了,好歹,也擋了十多年。「反核這件事,對我思考與家庭生活真的影響很大,但每個人都有娛樂,我把反核當作生活一部分,拿娛樂時間來實踐理想,不是很好嗎?」
 
 
▲曾是記憶中最美的沙灘,如今,沙灘沒了,核四對吳文通來說,是毀壞美麗家園的大怪獸。
 
 
▲吳文通的家電行內處處可見反核布條,原來,卸下武裝的反核人士,也就是再不凡不過的老百姓罷了。
 
 
▲核四問題如同吳文通店內繁雜的工具般,千頭萬緒須待整頓。
 
 
▲在工作與家園間,吳文通常為堅持理想而犧牲工作。
 
 
▲家電行櫃子或角落間經常可發現核四相關資料。
 
 
▲吳文通認為核四就像拼裝車,一不小心會有解體的危機。
 
 
▲看著潮間帶的海參,吳文通不知道貢寮的海洋環境還可以維持多久。
 
 
▲碧海藍天的小澳漁港,時光彷彿凝結,如今卻因核四廠存在變了調,不再寧靜。
 
 
▲核四建廠改變了海洋溫度,美麗的珊瑚礁面臨死亡的危機。
 
 
▲屹立貢寮海邊的核四廠,對吳文通來說,每看一次便心痛一回。
 
 
▲二十餘年的反核路,時光淘洗了吳文通臉龐,意念只有更為堅定。

3423 2015-08-28

相關好文推薦

SUGGEST


藝術下鄉 聚合的力量 碧山計畫
環境藝術新勢力
GREEN綠雜誌2014年8月
Vol.30
4437 2015-08-28
從一間屋開始反核
從「了解環境,善用資源」開始
GREEN綠雜誌2013年8月
Vol.24
3224 2015-08-28
指尖上的球形宇宙──致無限可能的未來生命 千
綠色職人
GREEN綠雜誌2013年10月
Vol.25
5336 2015-08-28